天海闹剧而论为何足球在中国还不是好生意?
作者:必赢手机-必赢亚州手机app-必赢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:2020-05-10 18:03:05

  过去几年,一批中国的足球俱乐部纷纷改换门庭,然而它们的命运却又不尽相同。

  有在上港、绿地、中赫带领下走上正轨的豪门劲旅,也有四川、大连这样的转让闹剧,如今这部连续剧的主角轮到了天津天海。

  在8日传出消息「天海与万通谈判破裂,球队将进入破产清算」之后,天海教练组及球员今天向足协及体育局情愿——「愿意放弃部分甚至全部酬金,接手俱乐部,完成今年联赛。」

 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,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看到来自天津天海队内,有关于保留球队中超资格的请愿书了。

  从三月初开始,天海究竟能不能留在中超,就成为了这个休赛期中球迷们热议的话题。

  直至昨晚,虽然相关方面依然在进行协商,但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和谈判双方的态度看,天津天海的命运似乎已经盖棺定论,无法逆转了。

  「基本上不会再有变数了。」这次谈判中的执行方工作人员告诉氪体记者「我们本来以为这次合作没问题了,没想到中间反转了多次,直到现在……虽然体育局和俱乐部还在努力。」

  事实上,正如内部人员所说的那样,收购一家足球俱乐部并不像我们去买房买菜,谈好价格就能交易,这背后牵扯着许许多多的利益链条。

  首当其冲的便是财力问题。收购足球俱乐部就像是购买一部豪车,比买得起更关键的是要「养得起」。

  根据上港集团公布的财报,入主5个赛季以来,累计投入接近80亿人民币,平均每年14亿左右。

  就像足协主席陈戌源近日在接受白岩松采访时表示的「国内的足球俱乐部很少有盈利」,这就意味着哪怕不会投入这么多,但是收购完成之后等待万通的仍是一个每年至少数亿的「吞金兽」。

  而从万通地产自身财务情况来看,其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年内净利润5.5亿元-6.5亿元,同比增长68%-100%。照此来看,资金方面万通地产具备拿下天海的实力,但是从利润和收入来看,或许还难以保证长期、高额的持续投入。

  与万通情况类似的还有北京人和。曾主营业务是地下商城的人和集团,凭借这项不像经营地产那样要受到诸多法律法规的限制,也无需缴纳经营地产时所需的各种税款的经营模式,逐渐发展壮大。

  然而投资足球队,人和集团却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收益。同时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,人和的地下商城模式受到了一定的冲击。加上地下商城没有产权,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,企业的资金链受到影响,也就导致原本财力就不够的人和只能开始四处漂泊。

  从在陕西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,让母公司人和集团的地下商城业务扩展到西安,再到在贵阳期间降入中甲,贵州方面认为没有必要同时维持两支中甲球队,而失去几乎所有贵州当地赞助合约。

  算上这支队伍的前身,他们已经先后经历了四个主场城市,屡屡「搬家」不仅割裂了与球迷的关系,更被冠以「流浪者」或「商业足球典型」的恶名。哪怕如今落户北京5个赛季,却始终无法得到北京球迷真正的认可和支持。

  等不到政府的支持,同时2013年到2018年母公司的连续亏损,最终也导致了改名为中国地利集团的人和开始减少投入,最终也在上个赛季再次降级。

  事实上不难看出,在中国投资足球,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力度,是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。

  作为四川足球复兴的标志之一,最先冲上中甲的四川安纳普尔那一度让人充满期待,然而就在冲甲之后的第一个赛季,球队就因为缺少资金最终黯然解散。

  反观同城的两只中乙球队,成都兴城本就是由成都市国资委牵头,联合成都足协组建的球队,背后的兴城集团旗下更是含有成都市多家建工类大型国企,这样的底子,才能在联赛里生存。

  而另一只球队——在上上赛季中乙联赛排名南区倒数第三的四川九牛,则在安纳普尔那苦苦找寻赞助商的时候,获得了城市足球集团的投资。原因很简单,这只以四川足协培养的97年龄段梯队为主要班底的球队,是四川足协支持的嫡系中的嫡系。

  没钱没背景没人的安纳普尔那自然也就得不到大金主的青睐,短暂的中甲之旅过后,这只球队也只能留在我们的记忆里。

  不过,既然上赛季愿意对天海进行托管,可见天津足协对于天海的支持力度不小。因此据了解财力问题这一点,才是足协没有批准这项收购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  在遭到足协拒绝之后,天海与万通仍商讨过通过先赞助,后转让的方式帮助球队获得这赛季的准入资格。

  是不是感觉很眼熟?这一套程序完完全全就是此前一方与万达的故事,那么还记得留给万达的是什么吗?

  这一点恰恰也是万通所担忧的。更不用说,对于天海来说,他们也对于万通有所担忧。毕竟再怎么说,万通也只是一个「外来户」。

  「十里不同音,百里不同俗」,中国人往往具有很强的故土概念,在联赛这样的内部赛事里,地方性依然很重要。

  这一点同样映射在足球俱乐部之上,绝大多数的球队投资者都是当地、或者是主营业务在当地的企业。

  比如恒大、河北华夏幸福,作为当地的龙头企业,这两家企业在本地均有着极高的声望与认知度,在入局足球之前,当地也并没有顶级联赛球队。

  他们与体育的牵手,既可以帮助投资方在当地通过足球,带来巨大的曝光和流量,从而获得更大的声望与消费者,也能够让球队能够在当地稳定发展。对于球队来说,当地的投资方也更有归属感和情怀,因此,一般来说国内球队的首选大多都是当地的企业。

  因此在最初传出天海转让的消息之后,媒体们猜测的对象大多也都是天津企业。甚至有人开玩笑地表示,发源自天津的德云社可以干脆入主天海,派郭麒麟去执掌,模仿张康阳做少东家。

  玩笑归玩笑,实际操作层面,虽然在既有的业务中,天津原本就是万通重点布局的城市,然而作为一家北京的地产公司,谁也无法说清楚,万通接手究竟是不是为了权健遗留下来的那块地。

  毕竟在整个2019年,万通没有多少新增土地储备,也没有太多新开工及竣工面积,公司主营的房地产开发销售业务继续萎缩。

  从一系列案例来看,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,无底洞一般、做慈善一般地投资足球,并非他们的义务。

  在中国足球没有走出一条合理的商业模式之前,投资俱乐部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,财力非常非常重要,政府支持也很关键,在这个基础上,还需要考虑当地传承,需要重视足球文化、尊重球员和球迷的感情。

  这也是为何,在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1+1》节目中连线白岩松时,足协主席陈戌源会这样说:「必须用壮士断腕的态度,要重新塑造职业联赛的财务体系,把泡沫化的泡沫去掉。」